金字火腿第二次卖身计划生变
2021-10-13 16:30:05 来源:

来源:和讯股票

金字火腿第二次卖身计划生变:拟变更的前后两位新实控人为翁婿,创始人施延军屡次套现后将离场?

金字火腿(002515)的卖身案,又出新篇。

10月12日,金字火腿连发多条公告,宣布任贵龙通过协议转让、定增的方式成为新任实控人。

具体的,第一大股东安吉巴玛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巴玛投资)拟将其持有的1.99亿股股份,以5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任贵龙,转让价款共计9.93亿元。

同时,金字火腿拟定增不超过2.92亿股,发行价格4.25元/股,任贵龙以现金方式全额认购,募资总额不超过12.41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年产5万吨肉制品数字智能产业基地建设项目、数字智能化立体冷库项目和偿还银行借款。

本次耗资22余亿元的收购完成后,任贵龙将持有金字火腿4.91亿股股份,持股比例达到38.62%,成为新任实控人。

3年两次筹划易主

事实上,这并非金字火腿第一次筹划“易主”了。

早在2019年4月,金字火腿董事长施延军、巴玛投资与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健控股)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同时施延军、娄底中钰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中钰资产)与恒健控股签署了《放弃行使表决权之协议》。

根据协议,上述若交易顺利完成,恒健控股将成为金字火腿的控股股东,广东省国资委将成为金字火腿的实控人。

然而,仅过半个月,金字火腿便宣布,鉴于双方在后续具体安排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股份转让中止。

第二次筹划则要等到2021年8月。金字火腿因控制权将生变而停牌,随后公告称,通过“股份转让+全额认购定增”的方式,任奇峰将持有38.69%股份,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控人。

2个月后,新一版实控人变更公告出炉。金字火腿同步宣告,8月公布的前次定增方案中止。

拟变更的前后两位实控人为翁婿

对比两次公告可以发现,股份协议转让方案均一致,唯一不同为定增数量与单价。8月,金字火腿拟定增不超过2.93亿股股票,10月则小幅减少至2.92亿股;8月,拟发行价格4.06元/股,10月则微涨至4.25元/股。由此,导致股份认购价格新增近5000万元,以及新任实控人最终持股比例略下降。

但最大的不同,依旧要属新任实控人从任奇峰到任贵龙的变化。

都姓任,二人是父子或兄弟吗?非也,一个是女婿,一个则是老丈人。

公开资料显示,任贵龙现年69岁,2016年至今担任宁波沛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任奇峰为总经理。宁波沛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太阳能(000591)电板、太阳能灯的研究、开发、制造、加工项目的筹建。

任奇峰是任贵龙的女婿,中国香港籍。市场有声音认为,或许正因任奇峰是香港籍,被收购方条件所限,所以此番方才派出岳父出面。

任奇峰是宁波知名企业家,在A股市场中可谓是扬名已久,有“牛散”之称。天眼查显示,任奇峰控制着宁波市鄞州区鑫峰塑胶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等13家核心企业,在16家企业担任高管,还是12家企业的股东。此外,任奇峰在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持有股份或控制粤骏投资有限公司、RKB Corporation Limited、科艺投资有限公司等,但该类公司系为在境内外持有其他企业产权而设立,无实际经营业务。

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末,任奇峰出现在大恒科技(600288)、美康生物(300439)、普丽盛(300442)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分别位列第2、5、5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4.52%、1.64%、1.43%,持股市值合计超4亿元。

“家族抱团”则是任奇峰身上的显著投资标签。收购报告书显示,任奇峰的配偶任颂柳、父亲任国良、岳父任贵龙、岳母任彭妃控制或具有重大影响的关联企业共计8家。

任奇峰也好、任贵龙也罢,若本次收购事宜推进顺利,则任氏家族接盘金字火腿将成板上钉钉。

金字火腿表示,目前实控人变更工作的推进程度为“公告上面的程度”。收购报告书显示,本次收购尚需取得深交所、股东大会、证监会等多方授权和批准。

对于拟变更实控人的“微调”,金字火腿则回复称,实控人之间的转让处于什么考虑,公司方并没有更多的信息,仅以公告信息为准。

有知情人士表示,近年来任奇峰在工业区的百亩厂房和工业用地因城市开发和地铁修建被政府征收,获得了大量现金,并有意进行资产配置,故首次从幕后走向台前。

跨界遇颓后回归主业,高管却多次减持套现

本次收购设有业绩对赌,巴玛投资、施延军承诺,金字火腿2021年—2023年经审计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亿元、1.7亿元。即今起3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9%、30%、31%

金字火腿虽在屡次跨界后定心回归火腿主业,但欲实现对赌目标,恐仍有一定难度。

诞生于“火腿之乡”宁波,金字火腿主营中式火腿、欧式发酵火腿、火锅火腿、烤肉火腿、淡火腿等火腿产品。火腿肉制品贡献9成以上营业收入。

但赖以为生的火腿,却在近年来逐渐卖不动了。2015—2020年,金字火腿的火腿销量分别为156.87万公斤、129.43万公斤、141.15万公斤、149.34万公斤、138.9万公斤、119.87万公斤。反馈到业绩表现上,则是金字火腿自2010年上市以来,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或仅录得个位数增长、或出现下滑。

为拓展新的利润增长点,金字火腿曾尝试通过多元化并购“插足”大健康、矿业、金融、电商等领域。其中手笔最大的莫过于2016年收购私募机构中钰资本,进军大健康行业,奈何仅两年便分道扬镳。

2018年,金字火腿重返自己最擅长的火腿主业,此后业绩缓慢复苏。2018—2021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4.26亿元、2.82亿元、7.1亿元、3.21亿元,净利润分别亏843万元、盈3355万元、盈5930万元、盈6465万元。但净利润增速逐年放缓,对应年份分别为降107.81%、涨497.94%、涨76.78%、涨0.99%。

另一方面,一手创办金字火腿的施延军似乎也萌生退意,面对公司不佳的业绩,伙同多位高管数次减持套现,遑论如今三番两次的卖身之意。

上市之际,金字火腿前4大股东分别为施延军、施延助、薛长煌、施雄飚,分别持股27.70%、13.61%、6.80%、6.80%。其中,施延军为实控人,其余为一致行动人

不完全统计,2013—2020年4人至少进行了4轮减持,累计套现超过13.3亿元。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末,施延军、施雄飚、薛长煌持股比例分别为8.99%、3.45%、1.82%,薛长煌则退出前十大股东行列。

但频繁减持背后,不仅使交易所侧目关注,更引发炒作股价之嫌。

以2019年为例,10月22日晚金字火腿发减持预披露称,实际控制人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施雄飚、薛长煌拟减持不超过4891.57万股,董事兼董事会秘书王启辉拟减持不超过76.87万股,监事夏璠林拟减持不超过41万股,上述拟减持股份数量合计占总股本比例为5.12%。次日,深交所紧急发函询问。

此时正值“植物肉”概念方兴未艾,就在减持预披露公布前一周,金字火腿动作连连:10月10日,在互动易上回复投资者关于淘宝旗舰店预售植物肉产品的相关问题;10月16日,宣布正式推出植物肉产品。随后,10月11日—18日,金字火腿收获5个涨停板。而金字火腿回复称,不存在主观故意夸大事实、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更不存在配合实控人及其他董监高减持的情形。

金字火腿回复植物肉问题,图源互动易

这也不得不引发猜想,本次连发两份变动甚微的实控人变更公告,是否在为后续减持计划铺路呢?自8月以来,金字火腿股价呈波动式上升,一扭此前颓势。截至10月13日午间,金字火腿报5.34元/股,总市值52亿元,较8月初的低点约上涨15%。

另注意到,本次收购中,任贵龙拟提名女婿任奇峰担任金字火腿的非独立董事,同时还提名现任现任宁波汇峰聚威科技副总经理周国华担任非独立董事、财务总监兼董秘;现任宁波汇峰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马斌担任非独立董事。根据收购协议,任贵龙提名的三名非独立董事中,将有一人担任董事长。

现任董事长施延军今后是否继续主持经营管理工作?对此,金字火腿表示,由于本次收购存在业绩承诺,故现任实控人巴玛投资、施延军还是需要履行自己做出的业绩承诺。

责任编辑:zN_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