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期美债实际利率明显上行 推动美元指数大幅走高
2021-11-23 10:23:48 来源: 国际商报

欧洲新冠疫情第四波浪潮席卷而来,欧元持续贬值;日本在经济疲软背景下继续实行宽松财政、货币政策,为经济发展大剂量注水,导致日元也是跌跌不休。国际上三大主流货币中欧元和日元汇率如此不振,显得美元在其中是矮子里拔将军,资本市场纷纷在美元里寻求避风港,而且美国10月份6.2%的通胀率也使国际市场预期美联储加速收缩购债规模的可能性大增,美元指数从10月底开始加速上扬,近日创出16个月新高,11月19日收盘更是突破96的关键点位。

考虑到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如果美国经济好转,美元收紧流动性,这时如果个别经济体经济没有恢复,汇率贬值压力就会增加。例如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美元加息预期开始发酵,通胀预期回落,1年期美债实际利率明显上行,推升美元指数大幅走高,主要新兴和发达经济体货币都对美元大范围贬值,那一轮加息最终落地是在2015年底。今年新兴市场货币也未能免俗,年初至今,土耳其货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达到31%,跌到了历史低位,阿根廷贬值16%,日元贬值也有9%,泰国、韩国货币贬值幅度在7%以上。

为了应对通胀和货币贬值压力,一些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在今年已经开启了加息进程。巴西加息规模最高,今年累计加息了575基点;其次俄罗斯和乌克兰也分别加息了325基点和250基点,远高于其他经济体。土耳其从去年就已经开启加息,去年基准利率最低时为9.75%,而当前为16.5%。

但美联储一旦开始缩债,就意味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其表现形式之一就是美元指数走强,国际市场的流动性开始收缩,引发国际资本向美国回流,在美元大概率继续维持强势的背景下,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汇率和市场仍有可能受到冲击。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克里斯蒂安·凯勒(Christian Keller)近期在报告中写道:“我们预计,随着全球扩张逐渐成熟以及非常规刺激性措施逐渐退出,新兴市场资产的分化程度将会加大”,“多数新兴市场央行在货币政策正常化周期中领先于发达国家央行,新兴市场的高风险溢价应该会吸引部分资金流入,但某些大宗商品风险敞口等结构性因素同样会影响资产选择”。在2022年各种潜在压力的背景下,充分衡量新兴经济体和其汇率的脆弱性将可以避免一些损失。

全球经济前景尚未明朗之际,美国从今年11月开始实施缩债,已经推高了美元指数,如果再叠加美国明年加息政策预期,就会进一步强化美元指数的上涨走势。尤其在美国通过1.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后,美国道路、桥梁、管道、港口和互联网等基础设施的修建和改善,将带来许多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机会,按照美国总统拜登的说法,基建法案将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将气候危机转化为机遇,这也将吸引许多国际资金和投资者到美国寻求机会。另外,法案还将使美国公司更容易更快捷地将商品推向市场,减少现在和未来几十年的供应链瓶颈,缓解通胀压力并降低工薪家庭的成本。(路 虹)